『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不会用LOF的APP果咩,这里是刚入了坑不久就在WB看见了太太的粮的透明,觉得偷偷在微博潜水的自己挺不要脸的吧,明明舔的很开心却没有正式的赞美过太太……
听说这次的事情了,虽然类似的事情有很多但这妹子的逻辑也真没谁了…虽然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太太开心,但还是想让太太看见这边有人心疼。
图片是这里给那妹子发的话虽然不会有人理。
望每一个认真写字的人不被辜负。
@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不要脸的@一下,就当给太太的新年礼物吧……

唯安小熊:

 呵呵

凉堰-大招读条中:

呵呵 简直了好吗

皓月当垆:

呵呵.也是拼

空城寂歌_其实我是画手你们别不信:

K一K。不挂起来还真是呵呵了。

读了这个玩意~妈妈再也不用当心看到性转我会雷啦~~

沉吟至今:

不知道LOF上有没有人发过。对此我就呵呵一下,NC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就一句话:不要侮辱我们的荣耀


【迟到的黄少生贺】早夏

早夏


8.10黄少生日快乐!【迟到许久、、


那年夏天花开的时候,他笑得肆意。

——题记


夏蝉的声音蛮横地闯进耳朵,小孩子笑着叫着,阳光一层一层,透过房间的窗帘打亮房间。


夏天早就来了。


等黄少天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再之前他在训练室,他们输了比赛在刻苦练习,黄少天记得自己不断说话,揽过卢瀚文不住地安慰。按理说这时候的他是会被讨厌的,大家应该都觉得他很烦。可当黄少天把目光望向他的队友们时,却发现他们也在望着他,目光里是黄少天没有想到的,对他的理解和安慰。

你妹啊这是新升级的嘲讽是怎么的一个叶修还不够啊你们这都是什么眼神啊有话直说啊不就是输了...

 你别笑,你不知道他曾在那个雪夜转身离开。 

你别笑,你不知道他曾与一个笑容好看的少年许下约定。 

你别笑,你不知道他为了那两个个字放弃了什么。 

你别笑,你不知道他的战友们朋友们一个一个有多好。

你别笑,你不知道他执那把伞多像牵住某个人的手。

你别笑,你不知道他的兴欣哪里会是奇迹。

你别笑,你不知道他这一路歌,无需泪水只是笑。

你别笑,你不知道何处能寻找他们的荣耀。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轻眯起眼好看的笑。

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爱他。

你不知道为什么此生无悔入荣耀。

你不知道。

所以你别笑...

光阴荣耀,一路一笑擦肩转瞬中。

BFG276918!!

好吧大本命家教CP任意【博爱党

二本命赤黑!

三本命伞修伞!

看到许多人都退了。包括以前打滚求抱大腿的大大和一众元气妹子。

第一个是没了管理员的论坛,然后大家都到了另一个坛子玩了,以前的那个论坛渐渐地已经没有人在。

现在要轮到度娘了么?哦当然理由是有很大差别的。

心塞了。不想再爱了。

我不想走。还是潜水吧。反正熟人走得差不多,有没有消息有没有人艾特也无所谓了。

我等,等坛子和度娘。

大不了等你终老那天。

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呢。

愤怒总有根源

关于四叶草和吾等战友们的事件。

心塞了不想说什么了。

有多少路人就是因为这样转黑的?

我不了解TF,但我想在这件事里,他们本身并没有做一些太过分的事情。

SO让我们用今天份的膝盖猜猜,这件事会闹这么大是因为什么?

呵呵。

脑残粉和围观起哄的麻烦歇歇吧。不说话少嘚瑟没人嫌你们不烦。

脑残粉的称呼不是即成的,那些无端只为所谓偶像进行攻击的,

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再来说话,

别嫌难听,我们不会随便逮一个人就这么叫。

我们当中也有比较容易激动的,很可能无意中伤到了那些只是单纯喜欢TF的孩子们。

这点很抱歉。

还有些家伙的确没素质只会乱骂乱喷。那种家伙我们也是不待见的。

但无论如...

呵呵,真做了的话出来道个歉OK?脑残粉别给自己的没素质找借口嘿【笑

笑口米米:

进医院了!被泼饮料的证据!

兴欣。

蓝雨。

轮回。

http://www.ttpaihang.com/vote/rank.php?voteid=1500&page=1不论他人,请给叶修一票!守护住荣耀!

缇亚算不算!

非文手,同自省

一直初一初二在渣家教CP啊,从OOC到意识流,其实也算不得什么过渡。

然后初三开始一笔未动,直到现在,耳边是夏。

一直在说懒啊什么的,其实只是因为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怎么写了。

当初什么都不懂,现在开始觉得自己文笔好差逻辑性好差。

但是不向前看就无法往前。

我是忘了。

黄少生日快乐!不是生日也要快乐~

My blessing, just for you.

回忆中想你就万里晴好。

我的宙斯。

【骸云】凤凰劫

文/溺

CP/骸云

BGM/凤凰劫-河图

轮回梗,六道骸视角

BUG有,食用慎重

000

从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001

落日缓慢而隐忍,看似不经意地磨破了云朵的衣袖,今日的告别折磨昨日的伤,红色的血蔓延成整片天空的一角。夕阳下,妇人耐心地给孩子整理好衣服,燃起炊烟。

平静而又美好,所以人类才太容易忽略时间的伤。

自己其实不算善感之人,好酒却不好月,赞曲却不曾吟诗。闲暇之余偶落座于茶馆,听那说书者随意杜撰了几世的情缘。六道骸有想过,若是这一世自己能活到半百,就也去寻个说书的活计,赚个酒钱,也算打发那太过无聊的时间。

不过他从未活到那天。

不是身体抱恙,他只是...

【单18】若你为云

若你为云

——致云雀恭弥

文、溺

    第一次见你,不是特殊的地点,不在特别的时间,你就那样出现,将我的日常一次踏碎,脑袋空白一瞬成满盘的落索。

    我皱起眉。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明明长着一张精致至极的脸,那是足以令千万女性艳羡的古典气息,闭目凭神,如画若屏。可又有太过强大的气场,丹凤眉眼,曜石墨光,甚至没在看任何人,便已是自己一番境界,闲人勿扰。

    你是个暴力分子,而你自己也承认。我从没见过哪个学生领导...

【单了平】命运要由自己开拓

读到来自沢田纲吉的那封“信”,笹川了平变得安静许多。

一段时间,他很少再大喊极限,只是平静地工作,然后非常平静地,将第二封信交到笹川京子的手中。

他甚至不知道,面对笑着不肯落泪的妹妹,该怎样去安慰。

对不起啊,沢田。


十年前,笹川了平十五岁。

他热爱拳击,勇敢热血,梦想是让拳击成为国家运动,将极限作为自己的做事原则。那时的他,还不会去多想什么,只是“极限”着,单纯的热爱那份,在阳光下挥洒汗水的感觉。

他曾一次又一次,热切地邀请沢田纲吉加入拳击部,莫名其妙的觉得他有这个潜能。

那时的沢田纲吉十四岁,还没有背负那么大的责任,只是个善良过头废柴过头的国中生,暗恋着班花笹川京子。...

【单F】弗兰怒刷RP

夏天是一个感觉十分微妙的季节。


在这个微妙的季节里,懒如弗兰等不知名生物已经变异成了布丁状不可食用物体。


噗噜噜~噗噜噜~用手指轻轻一戳就开始晃动。


阿勒勒拟声词使用就请不要吐槽了……什么?你说那分明是一滩烂泥?


不不不这一定是你的错觉,哪有草绿色的烂泥阿喂?!


那草绿色的布丁就科学了么?


这点也请不要吐槽。


“这小子是生病了吗,这两天太安静了。”


于是,为了攒够今年的暑假的吐槽积分,弗兰决定振作精神,以新一代啃青蛙的青苹果【咦】的好少年形象开展他的新一代吐槽大业。


吐槽积分,那是什么?


哦,那是用来刷RP的东西请不要介意。...


【贝弗】日常

弗兰无聊极了。


他现在整天在瓦里安乱晃,也懒得出门,并且每天都肩负着吐槽&毒舌的重任。偶尔有下属在被戏弄之后问过他们的作战队长,而斯库瓦罗的回答只有一句——


“哦,贝尔出任务去了。”


然后弗兰继续无聊。


其实就算贝尔在,弗兰也觉得没什么特别。同居的生活已经进行了一年之久,他们的关系从整天整夜的吵架闹别扭搞冷战逐步变为你晚上要不要吃鱼的日常对话。水池边的牙膏被挤成了个痛不欲生的模样,地板脏了弗兰也懒得管,往往一个幻术过去了事,以至于某日同居人不幸踩中香蕉皮摔了个七荤八素。


哦,你说后果?无非是大扫除一天外加晚上床上解决。


日子过了多久也没多少改变,...

【贝弗】日光未醒

弗兰曾经构想过这样的日子。


窝在从老家带回来的大床上,盖上自己买的不算贵却足够舒服的被子,就这样缩成一个丑陋温暖的茧。

能有这样一天,完完全全的休息,没有任务,没有任何人打扰,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的的日子。

已是清晨,弗兰从梦中醒来,熹微中的光被挡在灰绿色的床帘彼侧,弗兰从床上坐起,房间里光线暧昧。

下意识地想要去拿自己的青蛙帽子,恍忽中却不见了那熟悉衣衫。

是的,这里没有任务时刻的闹钟,没有瓦利安的制 服。

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房间。

弗兰抬起头,看了看新买的日历。

对了,今天是他脱离瓦利安的第三天。

一切,都不同了。


被师傅安排去做第一件任务时,弗兰有想...

【骸纲】寻你不过千百光阴

千里寻你,每一夜望着篝火星光,唯恐忘却记忆里你的模样。

——题记


壹《《《


客栈里住进了一个男人。

苍茫的黄沙掩埋了过往一切,偶尔有持刀剑者经过这里,到客栈里歇歇脚。有的人死了,没有人注意,活着的,不知去何处漂泊。

而所见之处皆一片荒凉,风如刀刃,沉默中割破了流浪者的残旧衣袍。

尽管容易牵扯到江湖纷争,却很少真正有人在店内闹事。大家都传说是这家客栈背后有什么江湖势力,更有甚者将其与皇室遗孤联系起来,仅为饭后余谈。

但六道骸却只是觉得,那个人的笑容太温暖,而且,非常熟悉。

“住店?”

他叫泽田纲吉。

只是那时,他不认识他。


贰《《《


“骸君真是个好人呢,本...

【骸髅】我们未存在的夜

我们未存在的夜


文/溺

CP:6996


没有香槟的夜晚

黑暗的绅士

无声的喧嚣

你在哪里呢

我们在这里恭候

          ——题记


《《《


表演已经结束,欢呼却未停止。

衣着鲜亮的人们鼓着掌,表示对上一场节目的喜爱,以及对下一场节目的期待。

“骸大人。”

“去吧,客人们在等你。”

紫色头发的女孩轻一点头,跃上台,身手异常轻盈。

她的容貌令许多人觉得赞叹,清丽,明晰,眼瞳中的光给她打上细细的光彩。

她向众人浅鞠一躬,轻一挥手。灯光暂灭,宾客们眼...

【骸云】向你宣誓

向你宣誓


文/溺

CP:骸云〔作死系情报贩子×微天然中二警官〕

OOC有,叙述性逻辑性缺乏,前言不搭后语

食用慎重


接过调查报告,对稚嫩的言论一目十行,然后留下简单的意见并签名,这就是云雀恭弥在办公桌前唯一需要做的事情。

如果可以利用幻觉来摆脱表面工作,只要想就可以跑现场的话没准也不错——这是某位已升迁的前警长调侃云雀恭弥的话。尽管他内心只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但偶尔总能调剂下心情。

事实上也不完全是调侃,至少说出了云雀警官曾经的心声,或者说内心的抱怨。

而现在,他连抱怨都懒得有了。


云雀恭弥也曾经口头称赞幻术的实用性。

太多人都像小丑,面对你...

最喜欢的人,是叶修啊。

他与人并肩走了那么久,一个人走了那么久,又遇到一群闹哄哄的人,推搡他走到了世界彼端。

这是一个标志。

他的荣耀不败。

还有许多人,伞哥,沐橙女神,黄少,一帆,点心大大……

感谢所有构成荣耀的大家。

我喜欢他们。

我爱他们。

【骸云】城无未守

六道骸曾经觉得,云雀恭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祸害。


不,不是曾经,他现在也这么觉得。

那时他和云雀恭弥是一个队里的新兵,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却也不能使他们的关系好上几分。当然,就凭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偷了他的拐子他拆了他的三叉戟来讲,我们也不能指望他们勾肩搭背谈笑风生。

实际上,那时云雀恭弥第一次见到六道骸,却不是六道骸第一次见到云雀恭弥。


某年某月某天,实际上是六道骸翘了军校的政课之后受处分被关禁闭之前,他偷溜到了盟校交流代表的临时宿舍附近街区的——好吧就是黑街乱晃。灌了两杯酒勾搭了几个美女,抓了一罐黑啤窝在屋顶上发呆。

虽然都是军校,但实际上六道骸和云雀的学校是有很大不同...

【骸云】FOOL

FOOL


四月一号是愚人节,但对于六道骸来说,愚人节不只四月一号。

比如说他现在,正处于一种欲哭无泪只能努力笑的状态。

云雀恭弥要结婚了。

擦,好狗血的感觉。人生喜感到如此程度,他六道骸是不是该给老天爷三叩九拜外加一句谢主隆恩?

他该哭的。六道骸歪着头想了很久,却咧开嘴笑了。

“喂,笑什么笑。”

“没事儿,今儿天气好。”

说完,六道骸的腹部狠狠地挨了一下拐子。

“你丫的今天下雨。”

很痛诶小麻雀。六道骸一边捂着腹部一边笑倒在床上,又哀嚎一声直坐起来。

“哦不小麻雀我的伤还没好。”

“想要以毒攻毒的话,我不介意再给你添几条伤口。”

好吧你强。六道骸又笑了一阵,而后仰...

【骸云】杂文?

文艺版:


这个世界上总有许多相似的人。

相似,却不同。


雾和云,都是那样的美,那样虚幻缥缈,仿佛抓住了,却随时会逃开。

又好像你以为摸到了,他却仍在千里之外。


可终究是不同的啊,他们。

同样是心口不一,同样是不爱孤独却拥抱孤独,云雀会一个人走到一边,而骸会带上微笑和野心的面具。

他们身边都有着极少,却始终跟随的人。


他们也许都有着彼此的骄傲也说不定。


对于云雀来说,骸是真实存在而非幻觉的雾;

对于骸来说,云雀是伸出手就能摸得到的云。


所以就算一见面就开打也无所谓,哪怕能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也没关系。

那个人理解你,那个人懂你。


已经,不会...

【白纲】片羽

片羽


文:溺

CP:10027

BGM:火宵の月?テーマ~ピアノソロ 


血,到处都是血。


从不同人的身体里流出来,带着相同的颜色温度,不曾凝固、不曾静止的红色缠绕、分离,又交织在一起。

一滴,一滴,沿着匕首冰冷的刃,在黑暗里绽放成最美丽的罪恶之花。

太美了,美到让人沉迷啊。

少年,不,青年突然大笑出声,在这已成地狱的庄园里,划破满地为尸、阴冷的寂静。

真好呢,这双手上的血腥味也越来越重了。

这样,会被讨厌的吧。哈,一定的。

本来自己也应该是纯白的,就像那家伙最喜欢的样子。反倒如今,自己的颜色越来越难看丑陋肮脏,对方看自己的眼神越发无垢。

是的,...

【G27】记忆错乱

G27来一发~


泽田纲吉冷冷地看着那个人,不出声,只是看着。

他呼吸,冬季寒冷的气体进出鼻腔,在胸腔内横冲直撞,千创百孔,肆意间流出温热的血。

好像这样,就能更温暖一些。

而那个人是不需要的,他天生就是阳光,带着泽田纲吉这一辈子也没能触碰的广大世界的绚目颜色,对所有人都微笑,对小孩子,女士和老人温柔说话,却又目光清明,带着一丝丝王者的色彩,坚定,自信,无需信仰也无需凭借。

可明明是这样一个漂亮的人,明明受到很多孩子的喜欢,自己却觉得那个人的气息冷极了,像海拔之颠上封冻千年的冰雪,哪怕那目光里的温柔再温暖,也无法将其融化一丝一毫。

是错觉吗?

男人的目光投过来,目标明确,他微笑...

1 / 2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