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童话】聆听


《聆听》


“孩子,你要去听。”


“听什么?”


“听这个世界,听你的心。”


“心?”


“你是Baldur的后裔,你的眼睛象征着这个世界的镜子,你的双耳聆听着这个世界的诉求。


“而你的选择,便是这个世界的仲裁。


“为了成为神的代理,每一任的神女都必须炼就极强的心智。为此,你要踏上旅途。


“一路上你不要说话,只去听,你将会找到你母亲留给你的礼物……”


“所以说,那帮人类真的很讨厌啊,整天踩啊踩的。”


“就是的,整天自以为是,也不想想有没有打扰人家的睡眠。”


女孩走在路上,阳光是可以令人眩晕的明媚,天空是可以令人恍惚的无际。绿色漫天,野草丛生的平野中,一条小径不知由何人所踏,也不知要通往何处。大地沉默着,女孩怀抱心爱的娃娃,悄无声息。


小草们还在继续说着他们自己的话题。


“喂喂,你要到哪里去啊?”


“大家都说你很奇怪,不说话也不笑,但我们是知道的,你和那些讨厌的人类不一样对不对?我们知道的。”


“这条小路一直走下去好想会到一个峡谷,峡谷附近有很棒的花海哦。”


“但是很少有人能到达那里,”小草们笑作一团。“那是个仙境。我们知道的。”


世界是这样子的么?女孩第一次用自己的双眼看见圣谷以外的世界。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她从母亲的眼中见过广阔的草原,她觉得世界是绿色的;见到无垠的冰川,她觉得世界是白色的;看见无边的海洋,她觉得世界是蓝色的。可当她这样告诉母亲的时候,母亲笑了。


她说:“不,孩子,这些全部都是这个世界,也都不是。”女孩在母亲眼中看见两个小小的自己,身后仿若是无尽的黑洞。


是的,这里是世界,但世界并不是这个样子。


怀抱着心爱的娃娃,女孩手中是一株略显萎蔫的向日葵。当她经过一片向日葵的花田,她听到了它的声音。她走近它,眼瞳里涌进了大片暖金的颜色。


“你真美。”


“谢谢,孩子,请带我一起上路吧。”


“离开了水与土壤,你会死的。”


“不,你注意到我的茎杆了吗?那里不知被那个坏孩子折断,我已经不能再随太阳的方向转动我的脖颈了。折下我吧,我想最后再看一眼阳光的颜色。”


花朵吻了吻女孩的眼睛,背对阳光,渐渐睡去,它可能再不会睁开眼看它喜欢的颜色了,但它微笑着。


它将在最美的那一刻死去。


她将一块向阳的土地选中为它安眠的城堡,女孩没有悲伤的笑与泪。


女孩也吻了吻它的花瓣。向日葵在最后一刻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对女孩说了谢谢,它以为女孩不会听到,但女孩听到了。


起身,转身,离开,她同时听到了花朵曾梦中构想过的、太阳的微笑。


再次走在被绿野环绕的小路上,这一次,女孩听到了风的声音。


“嘿,亲爱的,你来自哪里,又将去往何处?”


“不知道,也许是很远很远的远方。”


“那好吧,远方的旅人,”风温柔的笑了。“那就请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吧,你或许会路过一片海,那是我的姐姐,也许她会告诉你你该去往何处。”


女孩感受到来自风的拥抱,那是一种清新温暖的温柔。小草们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


“别相信他,他和他的姐姐都一样爱说谎。”


“别相信他,他可能会变成伤害你的家伙。”


小草们喧闹着想攀上女孩的双足,它们喜欢上了这个女孩身上的气息,这使它们感到新奇。可女孩不可能停下,她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


风依旧温柔地笑着,他对女孩说:“亲爱的,你看,我的生命里并不存在停留,你也不要停下,我会用荒芜将你包裹。”


“不要怀疑你走过的每一个瞬间,即使难以在清空中留下痕迹,相遇也一定不是偶然。”


风将女孩送往另外一个地方。女孩险些摔倒,又微微伫足,这次她又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


“姐姐,你是神仙吗?”


女孩睁开眼,她看到一个比她还小的女孩子,手中握紧了野花,穿着母亲对她描述过的人类的衣服。那是女孩没有见过的布匹制的衣服,她的衣服都是婆婆用月光织成的,小鸟将自己的歌声编织包裹住女孩的双脚,免得她白净的双脚染上别的颜色。可这个小女孩是不一样的。女孩弯下腰来,浅金如阳光般的发垂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阿索塔。”


“是吗,阿索塔。”


陪阿索塔走了好长一段的路,怀抱着心爱的娃娃,女孩听着孩子银铃般的笑与天真,不自觉的也笑了。眼前所见的路通向阿索塔所在的村庄,女孩没有走到那边,在距离村庄还有约莫十几米的地方,她停下了。


女孩好像听见风在她耳边说:“看啊,亲爱的。”


她看见了许许多多的人类,小草们所说的人类。


“尊敬的神女大人,请您施舍给这片土地以祝福。”


女孩沉默着看着他们,仍然握着阿索塔的手。


“尊敬的神女大人,请您施舍给这片土地以祝福。”


夜已经快到尽头,女孩微微抬头,浩瀚的星空使她想起了母亲的眼睛。女孩突然微微的笑了,她可以从那些人的眼睛里,看见某样母亲曾给她描述过的东西。


那样东西太常见,也太可怕。


“尊敬的神女大人,这片土地已经品尝了数百年的贫穷,请您施展你的神力,给这片土地带来富饶与生机。”人们仍匍匐着身躯。


聆听着人类们的诉求,女孩松开了阿索塔的手,她摸摸小女孩的头,笑着将她推向她亲人的方向。


女孩周身突然发出的光芒撕裂了夜的黑暗,黎明紧随其后伴随着一场大雨降临在这片干旱的土地。怀抱着心爱的娃娃,女孩突然想起母亲的一句话:


“好孩子,光明之神与你同在。”


重新踏上旅途,女孩终于见到了小草们所说的花海。


不知名的野花聚拢着,分散着,她们巧笑着盛开在这里,有的花正在凋零,有的花正待开放。


“你好,被光明所爱的孩子。”


女孩坐在鹅黄色的花海中央,怀抱着圣谷的精灵们为她做的娃娃。


我不是一个人走在这世界上,还有你和我一起。


女孩轻轻的闭上眼睛,之前的一场大雨让她使用了力量,她现在是真的累了。风吹过她阳光颜色的发,头发垂在地面上,又被新生的花朵托起。


聆听着风的微笑、阳光的微笑和花朵的微笑,女孩的表情柔和,被花朵们拥簇在怀里。


春天的风吻过她的发。女孩听见花开的声音。


                                                                                   ———————  END.  ———————



评论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