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原创】母亲


我是一名敬老院的陪护人员。


陪护的工作,说起来也不过如此那般:前院的张大爷每天要吃几次药,后院的李大妈喜欢的书有没有送到;那位老人喜欢饭后散步,那位老人的儿女已有月余没来看望……自我辞掉来这里做陪护,算算,竟也快一年了。


平坦的石砖路,为老人改造的护栏……绕过一段不算远的路,我来到那个房间。停在房门前,手放在把手上,感觉肩有点酸。每天不怕脏不怕累,三百多天过去了,心竟也有了些乏惫。


“你来了。”


“嗯。医生嘱咐的药有按时吃吗?您上次念叨过的水果我带了过来,虽然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是说榴莲?谢谢你了,先放那儿吧。若我想不起来吃,你便拿走吧。”


“吃吧,为什么不吃呢?”我搬了把凳子,坐到她身边。她问院里要了几棵植物,养在窗前,每天坐在窗前看看书,看看自己养的花草,看上去似乎也悠闲惬意。她在一点一点的忘记、忘记许多东西,医生说这是老年痴呆症的前兆,似乎是真的。


“其实我并不喜欢榴莲。”她淡淡地抿唇笑了笑,视线依然放在膝上的诗集上。“那是小时候她最喜欢的,每次我出门,她总央我带一颗回来。他爸不喜欢这味道,这时我便解了围裙,陪她坐到炕边,看着她一边吃一边跟我讲学校里的趣事。孩子很乖,在她特别小的时候,每次我上班前,她总会抓着我的衣角说:‘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她本是个不常笑的人,但每提起她的女儿,眉眼总能弯成一种奇妙的弯度。她在幸福着吧?不记得已去世的老伴,不记得女儿的不孝,她也仍能幸福着,仍能微笑着。


仍然记得,她女儿的一点一滴。


“真好呢。”


“是呀,”她合上手里的书,接过我的话,视线望向窗外,仍静静的笑着。“真好。”


“她十六岁那年曾经有一次,左小腿粉碎性骨折,伤及韧带。她那么喜欢跳舞,却又偏遇到这件事。看到她在那里疼得直哭,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心疼,我恨不得受伤的那个人是我。可这不可能。我只能没日没夜的守着她,生怕她想不开做傻事。到后来,我为了照顾她向单位请了一年的假,公司不批,我便四处求人,本来已经想好了的,若公司实在不批,我辞职便是,但没想到上司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倒也被感动了……”


“那后来呢,女儿振作了吗?”


“孩子蛮坚强的,我现在还记得她在出院时对我说的那句话。孩子笑得很漂亮,歪着头坐在轮椅上对我说:‘妈妈,回去之后我跳舞给您看。’……”


“唉,不说了,能推我出去走走吗,今天是五月十二号吧,我想出去看看。”


“您总是念叨这个日子呢。是您女儿的生日吗?”


“是呀,她工作忙,总想不起来过生日,我便替她记得了。昨天收到了她的信,说要我多晒晒阳光……趁天还晴,推我出去走走吧。”


她冲我笑笑,岁月的苍老因为这笑容里的温柔融化成的恬淡的温度。明明只是由自己代笔写给她的信,也能让她高兴得像得到了什么宝物。


并不昂贵的幸福吗……我也一样微笑着,鼻子却有些酸了。


陪着老人在不大的院里待过一个多小时的时光,天色有些暗了,我回到自己的房里,拿起了手机。


“妈,母亲节快乐……”



FIN。

评论
热度(1)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