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原创】怪物


 


  “你不知道吗,村子里本来是有一只怪物的。”


 少年似是感知到我的询问,回过头,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墨色的头发已经很长了,懒散地散披在背后,衣服是普通的乡间模样,墨色,浅灰色和青色,这三种如烟的颜色似要将少年纤瘦的身躯笼罩在深雾之中,再无真迹可寻。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模样淡淡的,好像没有什么事能扰乱他的心神,墨瞳仿佛潜藏着一个深渊,我一震,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他只是依旧静静地,看着我。


  “怪物的名字?不,我不知道。第一次见面它就呆在我旁边,我从床上一睁开眼就看见它了。你说梦?不,不可能,那种感觉,不可能是梦。


  “我是母亲唯一不愿生下来的孩子。据说在我出生的那天刚好是祭祀日,供奉土地神的庙宇莫名其妙的燃起了一场大火,死了好多人。母亲很害怕,就偷偷把我扔进了池塘。当我被村里的婆婆发现时,已经可以睁开眼睛,也不会哭了。


  “我觉得,是怪物让我活下来的。”


  “再一次看见怪物的时候,我九岁。被全家人保护着,藏在背后活了九年。其实我什么都不能做,识不了太多字,既不会种田也不能捕鱼,我水性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大人们都不允许我下海,每次我接触水和火,他们的眼里都会呈现出害怕的颜色,甚至是深深的畏惧。


  “但我能捕猎的。虽然体力一般,父母也不大同意我出去,但我总能找到机会偷溜出去。


  “那时我经常带一些猎物回来,和妹妹分吃。你问我怎么吃?当然是用火烤啊,拔毛什么的我很擅长的。


  “村子的后面有处山野,那里有很多兔子之类的动物。”


  他顿了顿,然后又继续说。


  “那时我想,也许怪物就生活在那里。”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的9岁生日,除了妹妹没有人记得,不,那个日子他们是不会忘的,只是没有想起是我生日罢了。那天妹妹第一次随了我去打猎,回来的时候我那做村长的父亲很生气。但他们不敢训斥我,实际上,无论我做什么他们都不曾训斥过我。母亲把妹妹护在身后,将我猎来的野兔丢在一边。他们望了我一会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带妹妹去玩。


  “也就是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躲在马厩的茅草堆里睡觉,醒来之后,就看见了它。


  “怪物,对,就是它,那个怪物。


 “它对我说了话,它没有张开嘴,我也找不到它的嘴巴在哪里,可我真的听到了。”他依旧保持着微笑着的摸样,语气仿佛是在怀念某个至亲。可不是的,在他的瞳孔深处,我总能找到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截然相反,却同样令我寒颤。


 “它问我,你能看见红色吗。我说,当然看见过。


 “我问,是那种过节时村里的装饰色吗。它摇摇头。于是我又问,是火的颜色?它还是摇头。我又举了很多例子,试图证明我真的看见过红色。可它只是一味的摇头,沉默着。


 “我不服气,又问它,那你说什么才是红色。


 “我看不见它的眼睛,但我确定它在望着哪里。它说,明明你是能看见的,那种很美的颜色。


 “又过了一会儿,它问我:你想看吗?


 “我说想。


 “我能感觉到它笑了。它对我说:睡吧,我会再来看你。


 “你知道当时我怎么想吗?我觉得自己疯了。居然会和一只怪物对话,没准我也是个怪物也说不定。”


 他不再笑了,而是背对着我,微微仰着头。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他在听什么。


 “就在那一年里,我又见到了许许多多大人所说的红色。可是我又总想起怪物说过的话。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红色?我问妹妹,她也不知道。


 “有时我也会想,或许那只怪兽是骗人的吧,会和一只怪兽定下承诺,估计我是疯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它真的来了,就在我十岁生日那天,十年后的又一个祭祀日。


 “它说:‘我来告诉你,那种真正的红色。’


 

 “等等,”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打断了他。“祭祀日?你是说村子被大火所吞噬的那天?”


 “看来你知道呢。


 “那个村子,是因为我的力量而灭亡的。”


 他转过身来,看着我。“那天庙里燃起了和我出生那天一样的大火,火焰一直蔓延到了村子后面的森林,天空都被烤红了,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的叫着,却没有人能逃出去。包括我妹妹。


 “而那天,我和怪物一起,它变成了一只火红颜色的怪兽,陪我站在火焰中心。它的模样好看极了,身上燃烧着火焰的毛发,比我所见到过的任何一种火焰都美。


 “它衔着一把刀,嗯,那把刀我认识,就是村子里一直供奉着的那把刀。


 “它说:‘杀了我。’”


 “你看,就是这把刀。”他拔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那把刀。刀身带着岁月留下的残旧的颜色,但是一定很锋利。我莫名其妙的就是知道。


 “看啊,不要眨眼的看着它。”他笑了,这时我在他眼里看见至深的红色,带着火焰的柔意,似要蔓延出这个世界,似要将我束缚、吞噬。


 我明白了,那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是什么——是至深的火热与极限的冰冷。


 我试着动了动脚腕,却发现无法动弹。


 “‘我的皮毛连接着漫天的火炎,但那并不是真正的红。你的刃将吻过我的毛发,待温热溢出我的心脏时,赤色的血,就是我所说的、红色真正的意义。’


 “嘿,就像它说的那样——”


 他笑了,并且开心的眯起眼睛。


 “亲爱的,让我用你的鲜血,教会你红色该有的温度吧。”


                                                                           ————  END  ————


评论
热度(1)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