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G27】记忆错乱

G27来一发~


泽田纲吉冷冷地看着那个人,不出声,只是看着。

他呼吸,冬季寒冷的气体进出鼻腔,在胸腔内横冲直撞,千创百孔,肆意间流出温热的血。

好像这样,就能更温暖一些。

而那个人是不需要的,他天生就是阳光,带着泽田纲吉这一辈子也没能触碰的广大世界的绚目颜色,对所有人都微笑,对小孩子,女士和老人温柔说话,却又目光清明,带着一丝丝王者的色彩,坚定,自信,无需信仰也无需凭借。

可明明是这样一个漂亮的人,明明受到很多孩子的喜欢,自己却觉得那个人的气息冷极了,像海拔之颠上封冻千年的冰雪,哪怕那目光里的温柔再温暖,也无法将其融化一丝一毫。

是错觉吗?

男人的目光投过来,目标明确,他微笑。

而泽田纲吉也回望过去,倔强着什么,潜意识里的不想认输。

不是不渴望温暖。

只是头脑太清晰,明白自己不配拥有温暖。


泽田纲吉是谁?

如果你来到莫塞茵小镇,很多人都会愿意回答你这个问题。

面瘫,冷漠,暴力,不爱说话,没有父母朋友,是个问题少年。

你问过去?

没有人知道。

镇子并没有那么富裕,能管好自己吃喝就行了,哪还会管一个不知来路的小鬼的死活。

于是当大城市出身的佐托先生主动接触他时,许多人都诧异了。

佐托先生,您可以不去管那种人的。

那种人,吗。

不,劳您挂心了,这是我的责任。

最终,还是让他找到他。


在故事终结以前。


你好啊。

三天内的第二十七次被搭讪,泽田纲吉轻轻地,不着痕迹地瞥了那个人一眼,走开了。

诶呀诶呀,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名叫佐托的男人笑了笑,追了上去。

你会很不好。

诶?

跟着我,你会很不好。

泽田纲吉停下脚步,转过身,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佐托挠挠头,还是笑着。泽田纲吉看着他,两个人好像都是这样,不常露出别的表情。就像之前的生活,乏味单一,只是一种自我保护的习惯。

那么,你要去哪里?很着急么?

神经病的人。

泽田纲吉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明明只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身体却有一种本能的抵触,不是讨厌,只是排斥。

可能还有一点无法言明的,莫名其妙的恐惧。

是要回家吗…咦?

经过一个拐角,佐托再想追过去,却已没有人在那里。

这算什么,常见戏码?

不过是三年没见,他的身手似乎见长了。

佐托悲哀地抿了抿嘴角,表情似笑非笑,立起衣领,消失在巷内。


尸体,野地里横纵交叠着几具尸体,血渍尚未干涸,半人高的野草掩盖不了浓浓的血腥味道。

当佐托赶到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他在十几米外的一处废旧的二层民居里找到那个人。

褐色头发的少年圈缩在阴暗角落,衣料上还粘染着血,双手更是如此。

滚。

低沉的怒吼。把头埋入臂间,少年在微微颤抖。

佐托想起先前那些尸体,那些他再熟悉不过的制 服,皱起眉头。

时间不多了。

无论是你的,还是我的。


泽田纲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地睡过觉了。

自从他有记忆的那天起,就在这个小镇,而救了他的人,全被杀了。

一直在被追杀,有时能躲就躲,躲不了就全部杀掉。

他没有记忆,也无从忆起。

恍惚中又度过了一个夜晚,冬天很冷,自己一个人。

发了烧,又昏昏噩噩地熬过一个白昼,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迅速恢复,泽田纲吉这才走出了废民房。

却看见了,不应该在这里的人。

而且他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和不远处那些本该由泽田纲吉来解决的超量尸体一样,毫无生息。

下意识地去摸那个人的脉搏。

啊,好凉。

那个人的金发落下来,遮住了那双已经闭上了的漂亮眼睛。他还在笑着,笑得温柔,安静的,满足的。

泽田纲吉看着他,又是下意识地,想要抬手拨弄开那头发,碰碰那双眼睛。

脑袋里却又什么,要炸开来。

啊啊对了。

我是泽田纲吉啊。

全部,都想起来了。

原本颤抖着,少年拣起地上一把匕首,双手平稳,熟练地,果断地插入自己的心脏。

没有经历过的疼痛。

换我来疼一次了。

少年倒下去,倒在男人的旁边。

然后,他们都睡着了。


番。

当听说少年成功逃走了的时候,佐托还是很高兴的。

实验失败,被剥夺了记忆,对他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

虽然他忘了自己。

虽然自己还在这牢笼里,以成功的实验体的身份。

那天偶然经过一个房间,听见两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在说话。

“上面下达了抹杀令,趁那个失败品还没想起来,尽快把他作掉。”

“可惜了,那孩子的火炎使用可是这批孩子里最强的。”

那是佐托第一次,感谢实验带给自己的灵敏听力。

右手按上左心脏所在的位置,感受那越来越不规律的跳动,以及,隐隐约约的痛。

即使有药物辅助,这副身体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让他能帮到他。

让他能看看他。

真幸运。


FIN.

评论
热度(2)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