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白纲】片羽


片羽


文:溺

CP:10027

BGM:火宵の月?テーマ~ピアノソロ 


血,到处都是血。


从不同人的身体里流出来,带着相同的颜色温度,不曾凝固、不曾静止的红色缠绕、分离,又交织在一起。

一滴,一滴,沿着匕首冰冷的刃,在黑暗里绽放成最美丽的罪恶之花。

太美了,美到让人沉迷啊。

少年,不,青年突然大笑出声,在这已成地狱的庄园里,划破满地为尸、阴冷的寂静。

真好呢,这双手上的血腥味也越来越重了。

这样,会被讨厌的吧。哈,一定的。

本来自己也应该是纯白的,就像那家伙最喜欢的样子。反倒如今,自己的颜色越来越难看丑陋肮脏,对方看自己的眼神越发无垢。

是的,无垢的,不如说除了怜悯和愧疚以外,什么都没有。

开玩笑?

反手给尚未凉透的尸体又补上一刀,温热的血溅上脸颊。

居然已经沦落到,会对这种东西产生依懒感。

沢田纲吉唯一的清醒,就是确定自己早就疯了。

上错了发条的玩偶,坏掉了。


一直觉得这里是最美的。

纯白色的静谧,白色蔷薇交错缠绕,从半空俯身,会被地面那瑰丽壮阔的巨大图腾夺去神智。

那是天使,正在祈祷着什么,讴歌着什么的天使。被荆棘束缚了双翼,他仍期盼着神光。


这里,是白兰的假想世界,称之“庭院”。

又或者说,这里是一个叫做白兰的徘徊者的,梦境。

直到有一天,一个少年闯进了这里,只是闯进了,像一只受惊的鸟儿,惶然无措。

白色的王者发现,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只鸟儿,可他并没有选择折断它的翅膀,而是放任它一次次离开,又一次次回到原地,等着他迷上自己,达成彼此深爱的俗套戏码。

他有这个自信,他也成功了。

可故事到此,并没有写到结局。鸟儿为了得到王者更多的喜爱,千方百计把自己染成他喜欢的颜色,在挣扎的过程中,却把自己原本的颜色忘记了。于是它不甘心,怕被大家讨厌,就划破自己的翅膀,让蔓延的血红成为自己新的颜色。

是的,沢田纲吉爱上了白兰,白兰也爱着这个干净皎洁如初融暖雪的孩子。

可故事结局,白色的王看着鸟儿残破不堪的样子,后悔自己当初的贪婪,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就放弃了它。

留下沢田纲吉一身狼狈,回不了过去,拥不得未来。


偌大的家族也只剩框架,里世界第一家族,就怕只留空府人心。

曾经最娇艳的花儿,凌败到如今小小的一阵风就能将它的花瓣如数吹散,远去的过往,再也追不回来。

守护者们,那些从年少之时便结下深厚羁绊的人,无论天空变成了何种颜色,都守护在他身前。

直到,他们也都不在了。

沢田纲吉经常会笑自己太傻,爱上了最不该爱的人,放弃了最轻松的Happy End,打上了一个死结,落入一个鲜血与疯癫的死循环。

他爱这个世界,曾经拼了命地想守护伙伴家人,又不忍心伤害自己所爱着的人,纠结着,矛盾着,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鸟儿同时眷恋着海洋、大地与天空,于是它忘记了该如何飞翔。


最受不了那个人怜悯的眼神,一遍遍让自己感觉被爱着,再被推开,像个从头到脚都在滑稽笑着的小丑。

绕了多少圈,他们还是一个人。


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会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你。

可是呀,小纲吉,我从没讲过要你,为我变成这个样子哦。

两个大空,一个是混沌暧昧的暖红,一个是过分理智的银白。

沢田纲吉作了一个茧,却没等到化蝶。


于是,暖红的大空望着银白的大空,直视对方带着愧疚的眼神,他听见自己,疲惫的声音。

“你想要这世界?”

“嗯。”

“那么,”他安静地微笑起来,那微笑多么美多么温暖,好像把一切的痛苦与不安都抛掉了,声音也变得那么平静,舒缓,看着他的微笑,没人会怀疑他是幸福的。可这微笑落入白兰的眼里,却刺得他那么疼,疼得他快要落下泪来。

那人用极纯和的目光看着他,就好像那一天,美得不甚真实的庭院里,暖光一样的少年第一次向白色的王者倾吐爱意。

那一次,他笑着开口,说喜欢他。

张开双翼,原本就是天使,所以不理解鸟儿一生奔波的意义,所以才会对有神之影的王者心生爱恋,是天使,就终究要脱离那愚蠢的爱,回到真正的神的怀抱。

片羽刺入自己的心脏,同样是夺去生命,唯独这一次,羽翼未被红色沾染,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的,新生的模样。

“希望我的血,为你的世界,添上最绚丽的色彩。”


而这一次,他笑着离开他。

再也回不到过去,离开却是为了未来。


FIN.

评论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