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骸云】FOOL

FOOL


四月一号是愚人节,但对于六道骸来说,愚人节不只四月一号。

比如说他现在,正处于一种欲哭无泪只能努力笑的状态。

云雀恭弥要结婚了。

擦,好狗血的感觉。人生喜感到如此程度,他六道骸是不是该给老天爷三叩九拜外加一句谢主隆恩?

他该哭的。六道骸歪着头想了很久,却咧开嘴笑了。

“喂,笑什么笑。”

“没事儿,今儿天气好。”

说完,六道骸的腹部狠狠地挨了一下拐子。

“你丫的今天下雨。”

很痛诶小麻雀。六道骸一边捂着腹部一边笑倒在床上,又哀嚎一声直坐起来。

“哦不小麻雀我的伤还没好。”

“想要以毒攻毒的话,我不介意再给你添几条伤口。”

好吧你强。六道骸又笑了一阵,而后仰倒在床上,侧过头看云雀恭弥换下一身带血的西装。

身材真好。六道骸安抚完数量可观的鼻血,继续意淫同居者端着一把冲锋枪踢开敌家大门的情形,真TM帅爆了。

“小麻雀你今天真美。”

“想死的话说一声。”同居人回眸一笑百媚生,外带杀气外漏拐子一根。擦的真TM不公平。六道骸捂住正流出不明红色液体的鼻子,眼泪却要下来了。

你们以为我的鼻血是因为某种龌龊思想而流的吗?错了!小麻雀他刚才那下打的是鼻子!

这个世界如此疯狂,就连云雀恭弥也会结婚也会买戒指……回想起前日下午自家妹子告诉自己“在婚戒专柜看见了云雀大人”云云,当时自己还不相信怪癖的某人会群聚的事实。但经草壁小朋友证实,这事是真的。

“小麻雀……你喜欢礼服吗?”

“……”

“麻雀会喜欢的女孩子该是什么样子啊……”

“……”

“小麻雀也觉得清纯派比较好么……”

“怎么,阳【咳】痿了不好意思说要我再找一个?”

“……不是不是……”六道骸仰卧在床上,突然觉得自己没话找话绕不到正题的功力又加深了。

擦的,弱爆了。

“其实指环这种东西……”

“……”

“其实我也是前不久才想起来,原来指环除了战斗还有别的用途……”

“……你在说这个吗。”

看着云雀恭弥递过来的绒毛蕾丝神马的都没有却意外的不知道用什么制成的精致的小小礼盒,呃其实是礼盒里的两枚不大不小的纯银戒指,六道骸的大脑自从与云雀恭弥同居以来,第N+1次卡机了。

“我们……要玩抛指环大赛吗?”

不对不对六道骸你在说什么你在卖萌么……

“不想要就算了。”某人越来越黑的脸色向来与怒气值成正比。于是云雀恭弥无视六道骸一般人看不到的犯二表情,缩回手准备销毁之前自己的错误决定。

但是,失败了。

六道骸还是一脸愣愣的无风度表情,手里抓着那两枚毫无疑问只能有一个用途的指环。

“给我的?”

嗯……这个大小刚好适合自己的手指……

“不要算了。”

“不是不是我要啊我没说不要!”

于是小心翼翼的瞄了瞄对方的表情,把戒指戴上,六道骸不停暗骂自己是有多愚蠢多二多神经病……

“小麻雀手给我,我给你戴上。”

握住对方不情不愿伸过来的手,快速地将戒指套上,紧紧握住,手心相扣。

“嗯,其实中西式的婚礼我都无所谓的小麻雀……”

老天爷开的最大的玩笑就是,让他在愚人节那天遇上云雀恭弥。

嗯,这个愚人节过得荒诞而又愉快。


FIN.

评论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