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骸云】城无未守


六道骸曾经觉得,云雀恭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祸害。


不,不是曾经,他现在也这么觉得。

那时他和云雀恭弥是一个队里的新兵,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却也不能使他们的关系好上几分。当然,就凭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偷了他的拐子他拆了他的三叉戟来讲,我们也不能指望他们勾肩搭背谈笑风生。

实际上,那时云雀恭弥第一次见到六道骸,却不是六道骸第一次见到云雀恭弥。


某年某月某天,实际上是六道骸翘了军校的政课之后受处分被关禁闭之前,他偷溜到了盟校交流代表的临时宿舍附近街区的——好吧就是黑街乱晃。灌了两杯酒勾搭了几个美女,抓了一罐黑啤窝在屋顶上发呆。

虽然都是军校,但实际上六道骸和云雀的学校是有很大不同的。云雀恭弥所属的塞尔泽大多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有长辈打点,出了学校就能混个不小的军官当。

但六道骸所属的诺则艾尔不同,这里是流浪者的世界,大多数学生都是校长或导师“捡”来的狗,没受过多少教育,大多数人身上都带有混混的气息,不怕死,能吃苦,就算哪天体罚致死也没多少人会在意。

呵,很可笑吧。


东街巷传来一阵骚 动,似乎还夹杂着无知少女的尖叫。

是冬菇那家伙出来逮人了?

不不不要是那家伙想逮人自己哪还能在这儿坐着。

甩掉心里对自家导师的腹诽,六道骸微眯起眼,看到了自己一辈子都没能忘记的那个人。

发色黑如墨,双拐势疾若闪电。微眯起的眼中有凛然的光。身手似乎极好,仅几个擦身就放倒了几个年龄相近的家伙。

“扰乱学院风纪者,咬杀。”

哦呀,塞尔泽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只忠犬了。

有趣的人。——这是六道骸对于云雀恭弥的第一印象。

至于被分配到同一个新兵队伍,实战演练时的针锋相对,以及成绩同样优异又被分到同一精锐组以至于多次组内不合等光辉史实暂且不提。六道骸只是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心血来潮去追这个家伙的。

而且竟然还被他追到了?!

好吧,不管怎么说,这个祸害还是长得一张好皮象的,专业能力也强的没话说,还是贵族军校塞尔泽的首席毕业生,怎么说都应该是他赚到了才对。

怎么一想起来就有种憋屈的感觉。

噢对了,可能是因为他马上就要失去这个祸害了。


仰倒在两个人合买的大床上,身上还穿着质地上等的军装,六道骸眯起眼,看见从窗户流泻下来的光。

只有一个小小的箱子,云雀恭弥已经准备好了他的全部行装。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静默的,六道骸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一刻,云雀恭弥打开房门,回头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没用的,我必须要去。”

“这是我的国家。”

扭过了头,六道骸在他离去后,轻轻,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长达两年的战争,葬了谁的命,缔结了谁的信仰。


“军长大人。”

看守烈士墓园的士兵见到六道骸向这里走来,恭敬敬礼。

靛发的男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

“可是您的安全……”

“没事。”

军装笔挺的男人声音有些沙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叹息。

“Kuhuhuhu,已经…和平了。”

“……是!”

士兵再次恭敬敬礼,年纪轻轻却带领军队走完整场战争的男人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墓园深处。


“哟,小麻雀。”

六道骸在一处墓碑前停下。

简简单单的墓碑,只有一个名字,和那个人的军衔。

这些,都已经没用了。

“战争已经结束了哦。”

“至少这几年,该是和平了。”

男人席地而坐,依靠在墓碑上。

手里拿着一把枪,静静地,抵在了自己的头上。

他笑了。

“你所爱的国家,我帮你守住了呐。”


两年的战争,云雀恭弥率领西部军为国而战,无论防守还是进攻,都传达给了人们,他想传达的东西。

然而,当同为军队长官的六道骸九死一生从战岛上逃脱时,却得到了云雀恭弥阵亡的消息。

他为给战士们留下充足时间撤退,战斗直到最后一刻,并带领亲信部队歼灭了大批敌方战力。

身为南部军长六道骸,还得知了一个事实。

云雀恭弥在出发前被诊断出患有脑癌,还有两年时间。

他选择奔赴这场胜率极低的战争,为他生活过的国家而战。

他死了。

但六道骸率领着南部军和剩余的西部军,开始了疯狂的进攻,甚至动用自己的私密人员,潜入敌军,争取邻国同盟,逆转局势,令对方的军心土崩瓦解。

他代替云雀恭弥,为这场胜利,带来了终结。

而现在,他们都不在了。


长达两年的战争。

没有谁对谁错的选择。

这是宿命。

没有谁赢了。


——————FIN——————


评论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