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骸云】向你宣誓

向你宣誓


文/溺

CP:骸云〔作死系情报贩子×微天然中二警官〕

OOC有,叙述性逻辑性缺乏,前言不搭后语

食用慎重



接过调查报告,对稚嫩的言论一目十行,然后留下简单的意见并签名,这就是云雀恭弥在办公桌前唯一需要做的事情。

如果可以利用幻觉来摆脱表面工作,只要想就可以跑现场的话没准也不错——这是某位已升迁的前警长调侃云雀恭弥的话。尽管他内心只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但偶尔总能调剂下心情。

事实上也不完全是调侃,至少说出了云雀警官曾经的心声,或者说内心的抱怨。

而现在,他连抱怨都懒得有了。


云雀恭弥也曾经口头称赞幻术的实用性。

太多人都像小丑,面对你所拟造的骗局露出纷繁浮夸的表情,直到你觉得不再奇妙,打个响指就能让天堂重新变回地狱,世界的意义就是人类的珍奇秀场。

简直是最适合疯子的把戏。

当然,作为一名刑警,他不会也懒得把这类评述挂在嘴边。顶多对不幸被派来给他做助手的倒霉新人给予冷冷的抬眼与冷冷的一笑,然后在报告单的“WRONG”上打上大大的对勾顺手签名。

想云雀恭弥听信一次晨间占卜?不,他连听都不听。

他最讨厌那些不定的存在。


“Kufufufu,我亲笔的刑警先生,不觉得人每天该活得仁慈一点吗?树敌树到上帝那里可不是什么好想法。”

“关于这个案子,你了解多少。”

“一杯咖啡?”

“我听说了你的事,情报。”

“别这么着急,我们可以慢慢聊。”


不算大装潢却极为讲究的咖啡店里,相貌礼仪皆完美的年轻的店长兼服务生。但云雀恭弥明白,这只是那个人的一点小兴趣,恶人的无聊趣味从不被时间地点所束缚,哪怕是剧情需要。

“告诉我你需要什么。”

“Kufufu,我需要你,先生。你一直知道。”

“我不想因开玩笑浪费时间。”

“我想也是,大家都知道云雀恭弥是一个讨厌群聚的孤傲先生。不过我似乎可以提供一些不一样的见解。”

“……情报。”

“那位先生是努莱街红靴酒吧的常客,与店长的关系非同一般,月初曾扬言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恩,酒品不佳。”六道骸露出一个足以令众多女性花痴但实际上意味不明的微笑。“我想这些情报就已经足够了,警官大人。”

“……”

懒得再与这位厚颜无齿善于交际〔尤其是女性方面〕的情报贩子多谈一句,云雀恭弥在内心确认过情报可信度之后便打算离开。起身,留下咖啡钱。懒得再看桌子对面六道骸那张笑容奇葩的脸。

“真的不尝尝本店的咖啡?这可是本人特调的招牌特饮。”六道骸仍然坐在那里,两手搭在一起承着下巴,好像真的在为浪费掉的咖啡而感到惋惜。

丁——

只有一声门的铃铛声作为回应,一如来时。

“呵,依旧是冷淡的态度呢……”


说实话,云雀恭弥完全算得上是个优雅的男人。

云雀恭弥不爱笑,但也决不代表他是个面瘫——不少女性警官曾表示,他在工作中面对有意思的对手时所扬起的张狂笑容简直帅爆。抛开高傲,暴力,说话带刺,舌尖挑剔,中二病严重等一系列毛病之外,云雀恭弥拥有高智商的大脑与一张确实精致的脸。除了司法场所与医院以外,他似乎还很适合出现于舞会或专门的茶话会。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此时正盯着镜子中自己的脸思考或者说发呆,不知是否介意二十多年来产生的审美疲劳。

“在做什么呢?云雀。”

同属刑事科的山本武和泽田纲吉从身边经过,前者一脸天然后者一脸惊恐,显然是之前的工作经历给他留下了不怎么好的回忆。

“…云……云雀前辈?”

“脸。”

“……哈?”

云雀恭弥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泽田纲吉,似乎突然对人的相貌有了不小的兴趣。可也就是一小会儿的功夫,这兴趣也就没了。

“没。”

他扣下镜子,百般无聊地回答。


“晚上好呀,小麻雀。”

“……”

挂掉的电话不出两秒钟又重新响起,又再次被摁掉。第三次的响起后是直接关机。云雀恭弥对于某个异常烦人又莫名其妙的家伙长期是采取无视政策。

“叩叩…叩叩…叩叩……”

“烦不烦。”

“不烦哦。”

“我很烦。”

“我知道~”

“砰!”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闲着无聊看了两眼电视的云雀恭弥觉得某个神经病应该已经离开了之后终于正式准备入眠。就在这时,万恶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带着浓浓的火气再次拉开门——

“……“

面前是一只纯白色的猫头鹰。

右眼是熟悉到可恨的“六”字。

“砰!!”


“云雀你最近精神不太好吧,偶尔休假也没什么?”山本武大大咧咧地走到云雀恭弥桌前递上例行报告,却发现明明难得有了疲态的对方还在盯着最近一个案子的资料,不由咋舌。

“你的错觉。还有泽田纲吉,我上次让你跟的那个家伙,怎么样了?”

“啊是!那个家伙的确在酒吧附近出没了,而且有线人同酒吧老板套过话,不过对方好像挺警惕,一直没套到什么有用的话,目前正……”

泽田纲吉顿了顿,似乎不太敢看云雀恭弥,移开了目光。

“……”云雀恭弥眯了眯眼。

“正在跟……”

对于眼前某只内心疯狂流泪只求自刎谢罪的温和型兔子警官,云雀恭弥盯着他沉默不语,也许是睡眠不足让他没有足够好的心情。

“嘛嘛有些时候这种工作的确不会太好做…云雀?”

之前还在盯着资料的云雀恭弥已然披好外套准备往外走,动作流畅果断——

“直接端掉。”


努莱街红靴酒吧。

云雀恭弥带着泽田纲吉、山本武和另一个一个值勤警官,就这样一路淡定地飙车样开到目的地,不管对方白天是否营业就准备踹门。

结果呢,里面的确有人,还是一个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小鬼。

“……啊嘞,师母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呵呵。

“看来我还真是…被狠狠地小看了呢。”


某个小咖啡馆的门,今天受到了极其不温和的对待。

“哦呀,客人您今天心情不太好?”

“少废话,特地用幻术布局把我耍的团团转,觉得看别人笑话很好玩,恩?”

“Kufufufu,怎么会是别人呢?”六道骸放下托盘,轻笑着走近云雀恭弥。“为了能够接近你,这可是本人特别为我们所构建的王国,呐。”

云雀恭弥还没有完全消化他所说的,六道骸便已经在他身前单膝下跪,执起他的手。

落下一吻。

“向我的王后宣誓,奉上我一颗完整的心。”



—————FIN.—————


评论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