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骸髅】我们未存在的夜

我们未存在的夜


文/溺

CP:6996


没有香槟的夜晚

黑暗的绅士

无声的喧嚣

你在哪里呢

我们在这里恭候

          ——题记


《《《


表演已经结束,欢呼却未停止。

衣着鲜亮的人们鼓着掌,表示对上一场节目的喜爱,以及对下一场节目的期待。

“骸大人。”

“去吧,客人们在等你。”

紫色头发的女孩轻一点头,跃上台,身手异常轻盈。

她的容貌令许多人觉得赞叹,清丽,明晰,眼瞳中的光给她打上细细的光彩。

她向众人浅鞠一躬,轻一挥手。灯光暂灭,宾客们眼前一暗。

再睁开眼,不由得屏住呼吸。

许多千金小姐稍稍惊叫出声。

狮豹慵懒,女孩逗了逗手臂上的青黄色细蛇,再次向大家腼腆一笑。


“库洛姆小姐。”

“?”

库洛姆回过头,看见褐发的少年气喘吁吁地追上来。

“骸君他不见了,公演还没结束,他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骸大人他,一定是有自己的事……”

“诶?”

沢田纲吉愣了愣,看他们副团长大人的样子,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最后的收尾我回去帮忙的,所以请大家别担心。”

对少年抱歉的笑了笑,库洛姆从后台离开,碎步行走,慢慢地,开始奔跑起来。


骸大人……

为什么,我们总是要这么辛苦呢?


《《《


那个男人,他曾经是一个小丑。

他在别人的视线下工作。然后,杀死了谁,鲜红的血溅上他的面具。

他是杀手。

那个男人,他现在是一个艺术家。

他在贵族的视线下跳舞。然后,将毒蛇与刃婉转送入某个人的心脏。

他是杀手。


六道骸拥有一整个大的马戏团。

有许多人为他所工作,表演或者杀人。

有许多女孩子为他的相貌来看马戏,许多贵族将他列为自己的座上宾。

他必须活得更好。


库洛姆?骷髅是六道骸捡回来的、名义上的妹妹。

他们原本,为一个人而卖命。

而现在,她是马戏团里、甚至世界上最优秀的驯兽师。

一切野兽都匍匐于裙下,她与它们温柔交谈,微笑腼腆。


谁能想到,他们擅长杀人。

毫不犹豫。


《《《


我们是杀手哟,我亲爱的库洛姆。

杀手,是什么?

就是帮助别人杀人的人。你看,像这样。


那时他们每天都在杀人,不停地,来不及向死者忏悔。

利用他们的人是一个做着洗钱生意的贵族,拥有一个庞大的杀手集团,他把那些没人要的小孩捡来,再培养成一流的杀手。

而那个人死的那天,是火光漫天之夜。

他们都解脱了。

但他们无处可去。


Kuhuhuhu,库洛姆。

是?

和我来吧。


那之后,他们一起开办了这个马戏团,收留了一些无处可去的杀手或戏子,库洛姆曾以为会完全不同了。

可事实上,他们是杀手。

这点从来没有变过。

于是表演之外,他们开始接一些皇室的抹杀单,对象往往是来观看马戏的贵族。

包括库洛姆,曾经作为杀手活下来的人,除此之外,还能以什么身份活着?


《《《


但是,库洛姆这些日子以来,很少再碰血腥的任务。

她是驯兽师,野兽们觉得这个女孩身上有很亲近的气息,温暖,又有些凉。

而骸大人,那个把他从地狱里拉出来的人,不愿她再坠入地狱。


库洛姆?骷髅询问过六道骸,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那些危险的委托。

那个靛发的男人说,他们需要钱。


他想尽全力创造些幸福。


《《《


是夜,结束了演出,女孩一身疲惫,却又难以入睡。

尽管知道那个人绝对不会有事,她依然担心着。

担心着那个人会不开心。

担心着那个人有一天会陷进那个沼泽,再也无法脱身。


“Kuhuhuhu。”

“骸大人!”


扑入那个人的怀抱,库洛姆闻到了熟悉的什么,是血的味道。

她哭了,为了自己,也为那个人。


“哦呀哦呀,衣服还脏着呢。看看这个。”

库洛姆抬起头,那人的双手就这样撩起自己的发,又收回。

颈上感到有什么,冰凉的,库洛姆低下头,是靛紫色的水晶,挂在一条细细的链子上。


“生日快乐哦。”

“凪。”

那个人很温柔的笑了。


女孩不知道,自己能帮到他什么。

但她现在能办到的,就是陪在他身边。

或许能多些温暖。

这就够了。


————FIN————



评论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