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骸纲】寻你不过千百光阴

千里寻你,每一夜望着篝火星光,唯恐忘却记忆里你的模样。

——题记


壹《《《


客栈里住进了一个男人。

苍茫的黄沙掩埋了过往一切,偶尔有持刀剑者经过这里,到客栈里歇歇脚。有的人死了,没有人注意,活着的,不知去何处漂泊。

而所见之处皆一片荒凉,风如刀刃,沉默中割破了流浪者的残旧衣袍。

尽管容易牵扯到江湖纷争,却很少真正有人在店内闹事。大家都传说是这家客栈背后有什么江湖势力,更有甚者将其与皇室遗孤联系起来,仅为饭后余谈。

但六道骸却只是觉得,那个人的笑容太温暖,而且,非常熟悉。

“住店?”

他叫泽田纲吉。

只是那时,他不认识他。


贰《《《


“骸君真是个好人呢,本来不应该让客人来帮忙的。”

泽田纲吉歉意地笑笑,转身给男人沏上一壶茶水。

完成开店的基本清扫,六道骸随意寻了处坐下。看着杯中的茶叶一点点舒展开,又沉了下去。

“朋友遇上了什么麻烦事,店里的伙计也跟了去,还要麻烦骸君来帮忙。”

“Kuhuhuhu,不算什么。”

看着青年又开始新一轮的忙碌,完全没有戒心的样子,六道骸想起那个人对着他微笑时眸底流转的暖光。想过要问她知不知道那个人,哪怕只是自己的奢望也好。话在心口嘴中兜兜转转,最终还是沉默在了心底。

“Kuhuhuhu,掌柜的,想要听个故事吗?”


叁《《《


故事里有两个少年,我们暂时把他们称为澄空和靛青。

澄空是富人家的长子,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能力,却深得老家主的喜爱,被预定为下任家主。而次子拥有优异的头脑和手段却不被看好,自然不会甘心。

而靛青则是刺杀失败,却被老家主捡回来的垃圾。只是大少爷同情这块垃圾,主动找老家主说情,老家主心疼儿子身无武功,靛青这才成了少年澄空的贴身护卫。

这是极其狗血的戏码。

老家主残暮之年,身体状况日愈低下,便将族里的事逐步交转给澄空打理。表面上称是长子代理族事,实际上是给他的锻炼。

澄空心善,经常接济穷人,因此得到了很多百姓的喜欢。但危险亦是不可忽略。十七岁那年,靛青遇仇家搏命复仇,而澄空遭到杀手暗杀,险些丧命。

不过是狗血戏码中普通的调虎离山之计,却差点令他的光永远熄灭。

随着少年长大而不曾间断的暗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如此清晰明了。二子的权势早已暗中扩张,而老家主的神志也越来越不清醒。

那天,在他们曾经常玩耍的后山,靛青问过澄空为何不让他把那个野心者做掉。褐发的少年闭上了眼睛,轻轻,轻轻地抿起嘴角,笑了。

他说,他还是做不到。

呵。这过分的善良即是原罪。

于是,在澄空加冠礼的前一天,或许早就有了预感,一切都变了模样。


肆《《《


“明明说好了再不离开他…”

六道骸轻抿了一口茶,水温微凉,敛了香气,只剩淡淡的苦涩梗在喉咙里,难受得使人想要落下泪来。

泽田纲吉安静地听着。


伍《《《


那些天,他们一直在逃。

澄空的腿在那夜的大火里受了伤,昔日的手下无不叛变。他们一边躲避杀手的追杀,一边想办法医治澄空的腿伤。

直到所有愿意收留他们的人都惨遭不幸,他们这才明白,有些事情,终究是逃不了的。

逃不了,于是就一起面对。

他们被发现的那天,澄空的伤情早已恶化发炎。那些来索命的人中,靛青发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

嘿,亲爱的,等我回来。

他把澄空送到了最后可以信任的故人那里,只身面对那些杀手,三叉戟染尽鲜血,好不悲哀。

本来做好了与他们同归于尽底的打算,为了还能看看那个人的笑脸,靛青还是活着回到了约定的地点,尽管身受重伤,尽管右眼失明。

然而,另一个人,却失约了。


陆《《《


“Kuhuhu,我果然非常可笑呢。”

六道骸捧着那杯茶,低下头,不知是在杯底看到了什么。

选择同归于尽的人不是靛青,而是澄空。

靛青之所以能活着回来,是因为澄空在关键时刻牵制住了他的弟弟,杀了他,然后自杀。

为什么没有阻止他?

他说这是他的责任,注定要由他来完成。

黑发的故人转身离去,留下靛青一个人笑容痴傻。


柒《《《


“从那以后,我与阎王签订了契约,六世轮回保留有那一份记忆,直到我找到那个人,契约中止,我的灵魂归属地狱。”

“那么,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而且,他活得很好。”

六道骸看着眼前的人,轻轻地,温柔地笑了。

说罢,男人转身离去,黑色兜帽下,靛青色的发尾在熹微的光里甩出一个苍白的弧度。


捌《《《


我爱你。

所以愿就此消失,在你最美的光阴里。


FIN.

评论
热度(1)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