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贝弗】日光未醒


弗兰曾经构想过这样的日子。


窝在从老家带回来的大床上,盖上自己买的不算贵却足够舒服的被子,就这样缩成一个丑陋温暖的茧。

能有这样一天,完完全全的休息,没有任务,没有任何人打扰,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的的日子。

已是清晨,弗兰从梦中醒来,熹微中的光被挡在灰绿色的床帘彼侧,弗兰从床上坐起,房间里光线暧昧。

下意识地想要去拿自己的青蛙帽子,恍忽中却不见了那熟悉衣衫。

是的,这里没有任务时刻的闹钟,没有瓦利安的制 服。

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房间。

弗兰抬起头,看了看新买的日历。

对了,今天是他脱离瓦利安的第三天。

一切,都不同了。


被师傅安排去做第一件任务时,弗兰有想过,如果遇见以前的那些神经病,会怎么样。

但真正遇见了,他反而没有想太多。


“嘻嘻嘻嘻,青蛙。”

“堕王子前辈还是请照顾好自己吧。”

Boss的脾气还是那么不好,长毛前辈的毛还是那么长,鲁斯大姐的造型还是那么风骚,变态大叔的小旗还是那么无聊。

哦对了,白痴王子的王冠还是那么白痴。


黑色袍的彩虹之子在旁边冷冷地叫贝尔不要轻敌。贝尔笑嘻嘻地回过头去说说了什么,弗兰听不清,但似乎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空了一枚指环的手。

地狱指环静静的呆在那里,闪着阴冷的光。

“那么,就请前辈们在me手里挺过这10分钟吧。”

施下连彩虹之子都难以破解的幻术,地狱指环解放的力量似要撕裂整个空间。

金发的青年看向自己,弗兰欠了欠身,转身离去。

错身离开那道目光。


弗兰问过六道骸,对于幻术师来说,光是什么。

那个曾经把弗兰从地狱中拉出,又教给他如何控制力量的男人说——

那是可以让他们变得很强的东西。

那时候他们都把光看成唯一的,看成近乎信仰一般,而现在,六道骸的光,那个笑容温暖的少年,已经不在了。

一场战争,守护者也只剩了他和少年雷守两个人。

XX年X月X日,六道骸挟持蓝波叛离中立家族彭格列,准备为泽田纲吉报仇。


他们有光,所以他们是很强的。

即使孤身一人。

即使已是曾经。

库洛姆的光是六道骸,六道骸的光是泽田纲吉,而弗兰呢?

他的光是谁?


都说彭格列的直属暗杀部队的强大令人发指。

他们拥有独立行动的资格,拥有调动大批部队的权利,却从未起任何异心,只在彭格列十代目家族遭遇困境之时给予援助。

但是,这样的瓦利安,也会有衰败的一天。

似乎全是从彭格列十代目牺牲的那一天开始的。

而后彭格列资格最深的几位长老代理族事,彭格列宣告中立。

瓦利安开始渐渐不再干涉彭格列的事务,接手的血腥委托越来越多,部队里的气氛越来越冷奚。


直到那一天,战场上,弗兰收到由玛蒙带来的,瓦利安全体阵亡的消息。

她说,除了她之外,那些人都已经死了。

顿时失错。

一直以来只会冷笑的彩虹之子语气还算平静,泪却要流下来。

是贝尔救了她。

她说弗兰你不知道,贝尔会一次又一次地救她,只是因为她和那个所谓的后辈很像罢了。

她说你知道那次面对你的幻术,贝尔他说什么吗?

他说他相信你。

他喜欢你啊。


在由六道骸一手发起的复仇之战上,瓦利安突然出现,带着暗杀部队的全体干部。

救了准备与对方同归于尽的库洛姆•骷髅和蓝波,违背了另一方的命令,他们说,是来给彭格列增援的。

那一场战斗,摘取了敌方Boss的头颅,终究是敌我全灭。

仇是报了,代价却也极为惨重。

而弗兰被安排到支部队歼灭工作得以活命,也只是六道骸的故意策划。

他说他欠这孩子太多,还不回来了。


他不知道,那天,在一切尚未结束之时,弗兰偷偷地跑到了敌后方,一个人歼灭了敌方所有的增援部队。

弗兰曾经为六道骸伤害贝尔菲戈尔而怨恨过他。

他不知道。


弗兰最终还是要死在战场上。

他别无可去。

他的光埋葬之处。

一切都终结了。


日光未醒。


FIN.


评论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