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单了平】命运要由自己开拓


读到来自沢田纲吉的那封“信”,笹川了平变得安静许多。

一段时间,他很少再大喊极限,只是平静地工作,然后非常平静地,将第二封信交到笹川京子的手中。

他甚至不知道,面对笑着不肯落泪的妹妹,该怎样去安慰。

对不起啊,沢田。


十年前,笹川了平十五岁。

他热爱拳击,勇敢热血,梦想是让拳击成为国家运动,将极限作为自己的做事原则。那时的他,还不会去多想什么,只是“极限”着,单纯的热爱那份,在阳光下挥洒汗水的感觉。

他曾一次又一次,热切地邀请沢田纲吉加入拳击部,莫名其妙的觉得他有这个潜能。

那时的沢田纲吉十四岁,还没有背负那么大的责任,只是个善良过头废柴过头的国中生,暗恋着班花笹川京子。

嘛,如果当时了平直到最后一点的话,也许无论如何都不会那般热情地对待沢田纲吉了吧。

总之,一切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笹川了平答应过妹妹——“以后不再打架,但不得不出手的时候就绝对不会输”。

可似乎从那时起,“不得不”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多起来。

他也不得不,开始承担一些事。

为了不让妹妹担心,他曾一次次地撒下所谓相扑大会的蹩脚谎言。

又或者,面对妹妹担心的眼神,除了“没事”以外,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正式继承之前,了平在与沢田纲吉的一次聊天中偶然提起这件事,褐发青年挠挠头,犹豫了一下该不该告诉他。

他说。

其实那件事,京子早就知道了哦。

她曾问过我们是不是在做什么危险的事。

她说不想让你太担心。

笹川了平真的,无言以对。


转眼间十年了啊,十年,也就这么过去了。

他和沢田一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不,是家人吧。沢田纲吉总是,把了平当做自己最敬重的大哥。

而了平,也开始称他为弟弟。

不管他能不能带给京子幸福。


当听说十年前的沢田纲吉来到这边,又得知这个时代的他不过是假死之后,笹川了平确确实实地松了一口气。

又随即皱起了眉头。

他总想起以前与沢田纲吉闲聊时,青年干净的笑脸。

谁不知道他也一直在挣扎。

如果可以,了平一点也不希望十年前的那个少年来到这原不属于他的战场。毕竟,实在残酷。


总是喊极限极限。

多希望极限可以再远一点。

其实了平明白,沢田纲吉并不适合拳击。

那是会伤害人的。


和十年前的自己调换,再睁眼,未来已变了模样。

战争已结束,留下暂无硝烟的战场。

是一个不会让京子哭泣的,新的未来。

看着眼前的这幅光景,笹川了平很想大笑着喊出极限两个字,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在家人伙伴们的身边。

当初沢田那封“遗书”的事,就暂且忘掉,不去追究好了。


若极限太近了的话,超越极限不就行了。

这是笹川了平自己说过的。

命运要由自己开拓。


——FIN.


评论
热度(1)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