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狂热』
『家教全职,光阴荣耀』『口袋银魂,不忘初心』
『渣文,万年小透明』
『玻璃心请慎重对待(๑・v・๑)』

【迟到的黄少生贺】早夏

早夏


8.10黄少生日快乐!【迟到许久、、



那年夏天花开的时候,他笑得肆意。

——题记


夏蝉的声音蛮横地闯进耳朵,小孩子笑着叫着,阳光一层一层,透过房间的窗帘打亮房间。


夏天早就来了。


等黄少天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再之前他在训练室,他们输了比赛在刻苦练习,黄少天记得自己不断说话,揽过卢瀚文不住地安慰。按理说这时候的他是会被讨厌的,大家应该都觉得他很烦。可当黄少天把目光望向他的队友们时,却发现他们也在望着他,目光里是黄少天没有想到的,对他的理解和安慰。

你妹啊这是新升级的嘲讽是怎么的一个叶修还不够啊你们这都是什么眼神啊有话直说啊不就是输了吗有意思吗来PKPKPKPKPKPKPKPK!!!

但是,黄少天,这个骄傲的家伙没把这些话说出去。

他是不敢承认什么呢?

他想他病了。


黄少天也会有发烧的一天,这是蓝雨的众人没有想到的。

印象里的黄少,是个天塌了也会元气万岁(喷垃圾话)祸害众生的人。顶着剑圣的名号,开着夜雨声烦杀遍四方,遇到职业选手就大喊PK——尽管如此,也是他们蓝雨的每个人信赖的存在。

他们知道黄少天不服输的劲,所以止步于四强也没说什么。大家还在一起训练,接受了这个过长的夏天。


唉唉唉唉唉怎么这么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想打游戏啊好想说话啊嗓子哑掉了肿着好痛不开心QQQQAQQQQ


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黄少天伸手摸了支笔,支起身子给本日的日历打上一个大大的叉。

躺下,仰着脸。

半拉未拉的窗帘起不到多大作用,黄少天微眯起眼,从手指的间隙隐约触摸到了太阳的气息。

 他想起在训练营的那些日子,许多少年脸庞洋溢着笑。能不能走出去能不能成功,黄少天不知道但他觉得自己能做到。事实上他也真的做到了,从训练营走出,走向剑圣的荣耀。

那时他拿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和喻文州一起,听魏老大谈蓝雨的未来,谈他带领蓝雨成为职业战队的光辉。他说话时总有一种怅然的味道,总是带着烟味的队服,眯起眼睛一副嚣张模样。魏琛大笑说这是他们不懂的某种东西,至少现在别懂最好。

他将一切归于沧桑。

然后黄少天又想起那个喜欢微笑的少年,和他一同被叫做蓝雨新的未来的喻文州。他曾觉得这个人太匪夷所思。揪心的手速,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些职业选手所谓的优势。他们俩一起聊天,他们讨论怎样才能获胜,喻文州弯着好看的眉眼,听黄少天就自己的梦想大谈特谈,那时心里满是阳光色。

喻文州和自己不同,他没有手速,可是他有太聪明的脑袋,总在别人还在一腔豪情准备上前迎敌时早已布局层重,等待敌人死亡那刻。

他没有放弃过。


黄少天想起魏老大宣布退役的那天。他同样地准备了满嘴垃圾话想活跃气氛,可看到那个把他们一路引向未来的人一脸故作轻松的笑容却也掩饰不了疲

惫掩饰不了遗憾失望,他满当当的废话就这样卡在喉咙,说不出祝福笑不出声,难受得他要流出泪来。

他听着魏琛大大咧咧地说你和文州那家伙可别比老夫差太多啊,一边抹眼泪一边嚷嚷魏老大你别开玩笑了。

他舍不得那些个蓝雨的夏天。


黄少天想起他们蓝雨的那次冠军,想起听说叶修还会回来的那刻。

想起那天,喻文州站在蓝雨训练营,面前是那些稚嫩脸庞。

他说,你们要有梦想。

他们要有梦想。


醒来的时候,黄少天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还做了那种乱七八糟色彩泛黄的的梦。

他只知道自己的病好了。

那可是他的荣耀,一路欢笑,一路阳光。


“队长我们来打配合训练吧小卢你离那个叶不修远点BOSS不是那么抢的啊啊啊谁把果汁撒我椅子上了有仇啊来PKPKPKPKPK!!!”


谁还记得歌怎么唱,少年笑着与风迎着最好看的阳光。

那年花开正好。

他们还有许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FIN.


评论(1)
热度(2)

© 白绎 | Powered by LOFTER